朝欢暮戚

少年意气,拿得起放得下

【陆池】就是一个脑洞要什么名字



abo设定,两个人的感情还差捅破窗户纸什么的。可能涉及一点点剧透,因为我买了书。不过真的只有一点点,并且绝对不涉及小说结局的剧透,剧情剧透基本上也没有,大部分结合电视剧的预告。



在林校长死的时候陆离对于发生的事情心中就有了猜测,他心中已经有了嫌疑人的名字但出于对于白月光的维护所以一直很消极,并且对于池震的调查甚至加以阻挠。


池震虽然总是嘻嘻哈哈有时候怂的不行,但是对于自己一直追求的正义有着异常坚定的维护。他不顾陆离的阻挠一直不放弃追查这件事,陆离因此和他发生了争吵,两个人情绪都很失控,结果信息素也因此失控,但是吵得面红耳赤的两个人一开始都没有发现异常,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激烈地来了一发。陆离本来就准备做个临时标记,但是被强制发情昏了头的池震求着被标记,然后陆队就没忍住,永久标记了池萌萌。


后来清醒过来的池震发现自己被标记了异常震惊,他忘了是自己求着人家标记的,但因为标记他的是陆离所以并不生气,甚至调笑陆离也有失控的时候,还安慰他标记这种东西现代医学很容易洗掉……池震要继续追查这件事,陆离不让,在后来调查的过程中陆离实在没有办法阻止池震了,只能用a对o的信息素压制来让他停止动作,池震因此异常生气,两个人解开心结以后第一次闹的很僵硬,并且池震当着陆离的面放话绝对不会放弃调查。


陆离维护吴文萱,但是吴文萱因为内心的自责所以自首了。池震审讯吴文萱,并锁了审讯室的门,吴文萱承认了杀害养父母和弟弟的罪名但是不肯说明理由,池震逼问结果惹的陆离来撞门(预告里的那个)这是池震和陆离在上次不欢而散以后第一次直接正面交流,池震对于陆离的态度很失望,但还是把人交给他审问,陆离进去之前和池震很坦诚的交代了对吴文萱的感觉,只是白月光,并且说自己的救赎只有一个人但绝对不是吴文萱。


吴文萱认罪,陆离因为维护吴文萱的事情被停职调查。池震继续追查林校长三人被杀的案件。池震在这过程中发现自己因为和陆离的那一次带球了?emmmm……不知道要不要带球,还没想好。然后陆离就被董局用家人威胁去杀人,杀当年吴文萱案子里的最后一个知情人,就是想拖陆离下水,但是池萌萌发现了陆离的想法,前去阻止,陆离没有来得及杀人,但是那个人在他们面前被董局和他带过来的另一个人杀死了,董局让他杀池震,反正他本意是拖陆离下水杀谁都无所谓。陆离不愿意下手,他就拿吴文萱做威胁。


陆离怎么都没有办法对池震下手,但是在池震心里吴文萱虽然杀了人,但是在他知道了她杀人的动机以后也有一点同情他,而且他一直以来的信条都认为吴文萱更应该得到法律的惩罚,更重要的是她对陆离很重要


“陆离,上次的事我不生气了。”池震看着董令其时凌厉的眼神柔和下来,他看着狼狈的陆离心中涌起些许惆怅。他微微扬了扬唇角,在这紧张到快要凝固的空气中笑了起来,一只手轻轻擦去陆离脸上的血污,一只手却异常坚定地握住了那只枪,并将它的方向拉着对住自己。陆离的手在抖,那个在人群中能一枪击毙罪犯的刑侦队长在害怕。


池震抱住了陆离,他从未这样用力的拥抱过一个人。枪还抵在他的胸口,池震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他俯首到陆离耳边悄悄说到:“陆离,如果能活下来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陆队长,你的味道其实挺好闻的。”池震后退了一步但是握住陆离的那只手却没有松开,他声音很轻,就像一朵蒲公英消散在了风中。陆离没有听清,因为巨大的枪响贯穿了他的耳膜,他的眼中只剩下池震胸口盛开的那朵红色的花。


不过池萌萌当然不能死啦,反正被抢救活了?在医院知道了池震带球的消息,然后等池震醒过来以后就是互表心意浓情蜜意来一发?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he就是了。



差不多就这样吧,反正是个脑洞,想想就爽完了,多半不会写。还有我没有剧透结局,这个基本上就是根据预告还有mv之类的开的脑洞,不妥的话私信我删掉

这赛季要是有降级我估计我现在都从天台上跳下去了,佛系也拯救不了我了。看看后面xq那个魔鬼赛程我头都疼。崽子们争气点啊

七杀不首发,我心态有点崩?新人虽然也很厉害,但傻弟弟真的是我心中的上单杀神了,飞牛都比不上的那种……

我觉得我爱上情浪了,也太秀了吧,真的全靠他和杀弟弟死命carry了

随手调了个色,就发现张会长是真的无死角,怎么看都好看

百岁山爷爷总是一副无辜脸,给我一种又清纯又撩的感觉。不过不管怎么样都帅到炸裂了,比昨天更帅的张副官是今天的张副官。

心疼,唉

我感觉我可以借这个机会勾搭一下一行小可爱,其实早就有人疯狂暗示我去勾搭你了,不过我是真的懒😂我觉得你们会画画的才是世界瑰宝啊,超级羡慕以及崇拜你们这种会画画的大触了

一行:

是 @每天我都想开车 太太时尚博主四x游戏主播鬼的梗,太太真是世界的宝藏,写的文都超级戳❤️

因为太太说更新完交心会更这个,所以!【疯狂暗示

【泰辰】相爱恨晚(ABO )

明确的表示这是一个坑,我可能不会填
看时间线就知道这是我很久之前写的,我现在已经沉迷拉郎无法自拔了。放出来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星期交心的质量实在太低了,这个放出来弥补一下。
天雷预警,狗血至极
ooc慎入



(一)
输了总决赛阿泰很气恼很苦闷,不过现在还有一件让他更烦躁的事情,烦躁到让他几乎能暂时忘记与冠军失之交臂的痛苦——他和一个omega睡了,不仅睡了还把人给标记了,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朋友。
阿泰早就醒了,当他睁开眼看到窝在自己怀里的辰鬼满身欢爱后的痕迹时,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他颤抖着手撩起辰鬼颈后的头发,看到了鲜明的牙印,阿泰知道自己这回是犯了个大错。
他和辰鬼是好友,能一起吹逼喝酒打游戏,在对方失意的时候偶尔还能给一个抱抱的那种,对天发誓,他对辰鬼完全没有其他的非分之想。他早有心有所属之人,虽然平时撩天撩地,不过是爱玩了一些,对于上床这种事他还是比较保守的。如果不是酒精作用,他可能结婚之前最好的伙伴只会是自己的右手。
把自己的好朋友给睡了,还一不小心标记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阿泰脑内百转千回,忽然听到身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吓得赶紧闭上眼躺回去,果不其然是辰鬼醒了。
辰鬼的动作很轻,他撑着自己酸软的身体下地,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他都是清醒的,昨天阿泰心情不好喝多了酒,但他没有。他想起昨天喝醉的阿泰伏在他的肩上翻来覆去地说着喜欢,心中不觉甜丝丝的。
“阿泰……”辰鬼似乎发出了一声非常细微的喟叹,阿泰紧闭着眼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任何一个小动作都让辰鬼看出他没有睡着的事实。

直到辰鬼艰难地走进卫生间后,阿泰才睁开眼睛,他愣愣地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他实在想不出任何明智的解决办法。
辰鬼出来时看到的就是阿泰微张着嘴发呆,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这个人明明是个alpha为什么这么可爱?想到这里,辰鬼不禁微微勾起了唇角,他连唤了几声都没能让阿泰从沉思中醒过来,无奈之下只好走到他身旁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阿泰一下子惊醒,他猛地抬起头,却不料目光直直撞进辰鬼的眼中。
他开口说了这场欢爱后的第一句话:“鬼哥,求你别告诉老四!”辰鬼从他脱口而出的话中读到了惊慌失措,犹疑不安,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看着阿泰的眼睛,希望能看出些什么,然而这其中有愧疚,有不安,有千百种情绪,却惟独没有爱意。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辰鬼自嘲地笑了笑,他吸了一下鼻子,调整好表情:“这床上的事情就算泰神你有往外说的癖好,我小辰鬼可没有!”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活力,可是即使再怎样伪装内心深处那种失落是遮掩不了的。若是平时,阿泰或许能听出来,但此刻他心烦意乱哪有精力去注意辰鬼情绪的变化。
“鬼哥……”阿泰艰难地开口,可是他仅仅叫了一声辰鬼的名字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个alpha一生可以标记许多的omega,但是一个omega一生却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对于辰鬼来说那样重要的事情就被他稀里糊涂地做了……一瞬间阿泰无比的厌弃自己。
既然是默默喜欢,那就这样让他无疾而终吧!阿泰脑海中闪过knight比赛时认真的样子,却又努力将这个人从自己的脑海中摒除。他下定了决心,于是伸手抓住了辰鬼的手腕:“鬼哥,对不起,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我们结婚吧!”
辰鬼一愣,随即不着痕迹地将手腕从阿泰手里抽了回来:“老铁,没睡醒吧?”他轻描淡写地面对阿泰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语气平常的就像他们平时开任何一个玩笑的时候, “阿泰,你不用觉得愧疚,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我是个omega也是个男人,上床这种事就算是喝醉了酒,即使不清醒,但做的时候至少是你情我愿。至于标记,现代科技这么发达,洗了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更何况……我们泰神这么会撩,我可没本事一直拴着他的心,万一哪天一不小心我头上可就顶着青青草原了!”辰鬼说着他们平时互相开玩笑的话,但这些话在此时却一点都不好笑。
“鬼哥……”
“哇,兄弟,你今天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我一个omega都不在乎,你怎么还对这事念念不忘?来来来,老铁,你往里挪挪,让我再歇一会儿,昨天晚上累的不行。”辰鬼及时打断了阿泰即将出口的话,他不知道阿泰想说什么,但他知道如果这个人再说对他负责之类的话,他大概会不顾一切地同意。
床大概对辰鬼真的有一种不可抵抗的力量,阿泰这么想。他听到身边人躺下后软软的声音:“老铁……我再睡一会儿,到时间……叫我,别误了飞机。” 辰鬼声音断断续续,像是一种要睡着的状态,可是阿泰没有看见一滴泪悄无声息地滑过他的脸颊。
假装无所谓,可是真的没有办法无所谓。


辰鬼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激动地从床上跳起来把坐在一边打游戏的阿泰吓了一跳。
“心态炸了啊,老铁,你怎么不喊我呢?我还要赶飞机回上海啊!”辰鬼一阵深深的无力。
阿泰放下手机,无辜地看着辰鬼:“朕这不是体恤圆妃昨夜侍寝劳累,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嘛!”话一出口,阿泰暗骂自己说话不过脑子,平时开惯了的玩笑此时显得尴尬无比。
他在心中盘算了许久,还未想到用什么样的话题将这件事揭过去,辰鬼先开了口:“阿泰啊,没几天我就要打预选赛了……”听到预选赛三个字,阿泰心中没来由地揪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洗标记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所以为了仙阁我可能要到预选赛之后才能去把标记洗了。”辰鬼说的很诚恳,阿泰深知他的每一点担忧都是有道理的。
“鬼哥,等你重回kpl我陪你一起去把标记洗了吧!”
听到阿泰的话,辰鬼笑了起来:“老铁,说实话预选赛我自己都没什么信心,你这么说,这标记怕是一辈子都洗不掉了!”他没觉得这样袒露心迹有什么问题,他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降级的压力,预选赛的压力几乎已经让他难以喘息,他觉得生存都难,更无力去抓住胜利的衣角。
听辰鬼这样说,阿泰也不知道如何进行这段对话,好在辰鬼并没有被带进这奇怪的氛围中。
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辰鬼迅速地将话题引导开了。
“阿泰,你喜欢的人……”辰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是四爷么?”
空气一瞬间凝固了,阿泰猛地将吸到一半的烟摁灭。辰鬼被他突然锋利起来的眼神盯的发毛。
“喂喂,老铁,就算我猜对了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放心我嘴巴很劳的绝对不会说出去。”辰鬼表示举手投降。阿泰烦躁地揉了揉自己已经乱成鸡窝的头发:“我觉得他应该不喜欢我的。”
“你告白被拒绝了?”
“那倒是没有。”我他妈不敢和他说啊,阿泰在心里咆哮着。
辰鬼被他这幅挫败的样子逗笑了,他翻身坐到阿泰对面:“撩天撩地撩空气的泰神这时候怂了?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四爷还是强啊!”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他了嘛,就觉得他打游戏的时候特别帅啊!”阿泰夸起心上人的时候毫不吝啬赞美的言辞,言语之间也是满满的爱慕之意。 辰鬼听的心里一痛,眼眶没来由的酸涩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何时这么脆弱,却只能连忙转过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鬼哥,不说我了,你有喜欢的人么?”听到阿泰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辰鬼神色紧张起来,他僵硬地说了句没有之后就转身往卫生间走。
阿泰玩着游戏,小声嘟哝:“幸好你没有,不然我觉得我真的太对不起你了!”
他浑然未觉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可是对于两个人来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tbc



(无痕中心)孤勇(粮食向,就是一个段子)

翻以前东西的时候突然就有点难过,就写了这个段子。
ooc慎入






无痕去了edgm以后便很少和辰鬼联系了。新的队友很好,团队的氛围也很和谐,可是他还是时常想起在仙阁的日子。后来需要他背负的那些他记不清了,那些暗无天日的时光消散在不断美化的记忆中,他只记得一开始大家聚在一起不管不顾拼搏的样子,记得他们举起奖杯的时刻。
新队伍春季赛的失利是他没有想到的,他感觉自己又重新拾起了那些沉重的包袱,即使这一次有人分担,他却觉得更加喘不过气。
让二追三赢下最后一场获得季后赛名额时,无痕的手都在抖。他算老将了,在这个舞台上也早就不紧张,可是这一刻他却如此的慌乱,如此的想哭。耳边传来了辰鬼压抑不住激动的声音:“恭喜edgm获得了春季赛季后赛的门票,相信他们在季后赛中一定能迸发出更强大的力量,带给我们更精彩的表现!”,他在一瞬间就捕捉到了辰鬼的紧张,无痕抬头看向远处的解说台,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人的轮廓,可是他心底想拥抱辰鬼的冲动却越发强烈。
不过没有机会,他们不再是队友了,再见面已经隔着人山人海,是两个世界了。
最终无痕只能转身和初晨拥抱在一起,像以前和每一个队友拥抱一样,庆祝了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他以为自己能怀着一腔孤勇前行,可是回过头找不见来路,是那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