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欢暮戚

少年意气,拿得起放得下

这赛季要是有降级我估计我现在都从天台上跳下去了,佛系也拯救不了我了。看看后面xq那个魔鬼赛程我头都疼。崽子们争气点啊

七杀不首发,我心态有点崩?新人虽然也很厉害,但傻弟弟真的是我心中的上单杀神了,飞牛都比不上的那种……

我觉得我爱上情浪了,也太秀了吧,真的全靠他和杀弟弟死命carry了

随手调了个色,就发现张会长是真的无死角,怎么看都好看

百岁山爷爷总是一副无辜脸,给我一种又清纯又撩的感觉。不过不管怎么样都帅到炸裂了,比昨天更帅的张副官是今天的张副官。

心疼,唉

(路西法/Knight)你为什么要脱粉(上)

阳光可爱的唱跳爱豆路西法×发现自己真情实感想要脱粉及时止损的粉丝四爷
反正都是拉郎,xjb写
无文笔无剧情无逻辑
就是一个小甜饼
本来想一发完的不过实在肝不动了,(下)会在这几天写完放出来






陈名铭手指几次徘徊在相册的删除按钮上,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按下去。他有些挫败的按灭了手机屏幕,烦躁地把收拾了一早上的头发重新揉成了鸡窝。
不就是脱个粉嘛,怎么就这么难呢?陈名铭想起曾经自己对那些一遍遍喊着脱粉,但在爱豆出了新的电视剧,开了新的演唱会的时候又乖乖粉回来的粉丝们不屑一顾,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疼。
陈名铭一直觉得自己追星够冷静够克制,他深谙娱乐圈的混乱复杂,所以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去喜欢,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的小爱豆也曝光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黑料时,他能够全身而退。可是喜欢这种东西哪里是那么容易抑制的?即使他倾尽了全力,在看到路西法和某个女星出没酒店的新闻后,也控制不住自己疼到发抖的心。
陈名铭知道自己的喜欢越界了,不论新闻真假,也到了他该离开的时候了。他又解开了手机的密码锁,亮起的屏幕上是路西法阳光的笑脸,少年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站在舞台上,好像唱跳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事情。
最后一次用这个微博了,不喜欢了,就这样吧。
陈名铭切了名为奈特的微博小号,发了这样一句话。他不期待获得任何的回复和挽留,这只是他自己的一次告别。
为什么不喜欢了!我们西法小可爱哪里不好吗?新闻都是假的,你别相信啊!
微博还没有切出去,陈名铭就收到了这样一条回复。他有点惊讶的点开回复者的主页,发现是一个名为lucifer的人,他是自己这个账号为数不多的关注者中的一个。原来自己自己这些酸溜溜的小情绪也会有人看,他一直以为关注这个账号的都是僵尸粉来着。
不过无论怎样,这个账号他不会再登陆了,回复与否也没什么所谓。
陈名铭又切了id为四爷的大号。四爷这个号和奈特实属追星的两个极端,奈特那个号是冷冷清清无人问津,而四爷这个号每次一有微博发出来,评论都能过百有时候能过千。他其实并没有认真的经营四爷这个号,但他会把每次追现场以后的照片修了以后凑九宫格放到微博上,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粉丝都觉得四爷镜头下的西法小可爱比其他人镜头下的更有感染力,长久以来四爷这个号也积累了不少的人气。
四爷,四爷?你在不在!西法巡回演唱会上海站时间确定了,你去不去啊?
陈名铭还没来得及打开自己的微博主页,拖米的私信就蹦出来了。他点开对话框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给了回复:不去。
四爷啊,机会难得,西法好不容易离我们这么近,一起去啊!
拖米这回直接发了语音,有特色的嗓音响起来,咋咋唬唬的让陈名铭觉得有点好笑。他想了半天还是没有直接告诉拖米自己决定不再关注路西法了,总觉得这样的事情说出口有着数不尽的酸楚——他没有卖惨的习惯。
四爷啊,一起去吧,我一个人不敢啊!你要不去就都是女粉丝,我一个男粉太显眼了呀!
拖米的语音又来了,陈名铭听了却没再回复。他明白自己内心的动摇,也知道只要再有人推他一把,这种动摇就会彻底土崩瓦解。
陈名铭想起了自己上微博的目的,点开主页,却又一不小心将九宫格里的图放大了全屏,西法扎着小辫子搞怪的脸还带着稚气,他从心底升腾起一种奇妙的情绪,这种情绪可能叫做心动。
我靠,这他妈的这么下的去手删嘛?
陈名铭自我放弃地倒在床上,最后犹豫了半天还是点开拖米的头像:“米神,帮我搞一张西法演唱会的门票吧!”在看最后一次,这一次之后就再也不关注。从此以后……陈名铭想象不到不喜欢路西法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可能到了那一天就会明了了。

陈名铭带着巨重的相机到了演唱会的场馆才后悔起来,最后一次了,还拍什么照片?开演唱会的场馆之前他们都没来过,拖米和他约好了到体育馆看情况决定碰面的地点,然后把票给他的,陈名铭怕让他等还早到了好一会儿,可是这都过了约定时间十分五钟了,拖米怎么还没把碰面的具体消息发过来?他在花坛边放下相机想拿手机给拖米发给消息,可是口袋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手机的影子。陈名铭一瞬间的慌乱过后镇静下来,他把身上每个口袋都搜索以后确定自己的手机被人摸走了。
真他妈的倒霉!陈名铭没忍住在心中爆了一句粗口,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心疼自己的手机,而是自己这场演唱会怎么办,他和拖米从来都是在网上直接交流,两个人虽然互相留了来电话号码但也不过躺在电话本里睡觉,现在手机丢了人海茫茫他到哪里去找人?他心里有点惆怅,就像是剥开了一个光鲜亮丽的橘子入口却满是酸涩,觉得他和路西法实在是没有缘分,这场演唱会只能泡汤了。看着来来往往的粉丝三三两两拎着各种各样的应援,陈名铭有点不知所措地抱着相机坐在花坛边发呆。
“欸,你也是我们西法小可爱的迷弟么?”男粉丝本来就是稀缺资源,更何况陈名铭本来就长得就不错,早就有小姑娘注意到他,不过到现在才有人大着胆子凑上来和他搭话。
陈名铭被靠过来的女粉丝吓了一跳,他有点不好意思告诉他们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来看路西法,于是答非所问地反驳了一句:“我不是迷弟,我比他大!”
小姑娘摆摆手表示不在意,她从手边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写有路西法名字的手环还有画着卡通人物的小扇子塞到陈名铭手里:“只要你是来看西法小可爱的就行,小哥哥真的很少见了,这些小东西给你,要继续支持我们西法小可爱啊!”
陈名铭没来得及反应,小姑娘就拉着朋友走了,留下他一个人看着手里的应援不知所措。继续喜欢西法,怎么继续喜欢啊……他捏了捏手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套到了手腕上。看了挺多演唱会了,他还是第一次带这样的东西,以前觉得是女孩子玩玩的,他带在手上那么赤裸裸地诉说喜欢实在是太羞耻了,不过真的带在了手上好像也没有那么多的心理负担。找不到拖米,没了门票进不去场馆,可是陈名铭却依旧不想回去。太阳落了山,但蒸腾的暑气丝毫没有消减,他摸了摸自己从各个口袋里搜刮出来的一点现金觉得多了点安定的感觉,他想起来时路上看到的饮品店决定去那里坐一会儿。


陈名铭拎着相机晃晃悠悠地进了甜品店,充足的凉气让他那种晕晕乎乎的感觉降下去不少。他站在前台点单的时候总觉得有什么人在注视着自己,他略带疑惑地转过头看到靠里盆栽后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奇怪的人。说他奇怪是因为大热天的这人不仅穿了长袖,还戴了鸭舌帽和口罩,全身上下只露了一双眼睛。那双眼中满是笑意,看他的时候有着说不清的期待。陈名铭拿着冰镇的饮料,脸上却有了莫名的热意,这个人给他一种太过熟悉的感觉,一个不可思议的的答案闪过他的脑海,他捏紧了手里的杯子,杯子上渗出的水珠顺着他的掌心流到了手腕上将手环的颜色衬得更加明艳,可他觉得收环上的字模糊了,连带着他心里的那个名字也模糊,那种刚离去不久的晕晕乎乎又笼罩了他。陈名铭自嘲地笑了笑觉得自己疯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绕过了那个人向更里面走去。
“诶诶诶?四爷,你别走啊?我还以为你认出我来了!”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拦住了他,那人摘下戴在脸上的口罩,露出一张笑意盎然的脸。
在听到那人声音的时候,陈名铭脑子里嗡的一下子就炸开了,他懵懵地站在原地,吸到嘴里的珍珠忘记咽下去。
路西法眨了眨眼睛,对陈名铭比了个嘘的姿势。他重新戴上口罩拉着还在发愣的陈名铭在角落里坐下:“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了?”口罩下传来的声音有点含糊,不过语气里的委屈是丝毫不遮掩的。
陈名铭觉得自己接收到的信息量有点大,不过现在他的CPU运载过热,实在消化不了这些了。对上路西法象狗狗一样湿漉漉的目光,他觉得自己被爱豆的美色诱惑了,他有点慌乱地解释道:“没有,我怎么会不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




tbc

我感觉我可以借这个机会勾搭一下一行小可爱,其实早就有人疯狂暗示我去勾搭你了,不过我是真的懒😂我觉得你们会画画的才是世界瑰宝啊,超级羡慕以及崇拜你们这种会画画的大触了

一行:

是 @每天我都想开车 太太时尚博主四x游戏主播鬼的梗,太太真是世界的宝藏,写的文都超级戳❤️

因为太太说更新完交心会更这个,所以!【疯狂暗示

(Knight/辰鬼)交心(八)

拉郎之作,xjb写
无文笔无剧情无逻辑
一切rps都是ooc





(八)
那天后来辰鬼本来想请Knight吃饭的,却被人以只请了一个晚上的假为由给拒绝了。辰鬼有点惋惜:“我上次还欠你一顿饭,这回又欠了一顿,这债是越欠越多了。”
Knight洗漱完出来恰好听到他的抱怨有点不忿,在辰鬼弯腰给Carry倒狗粮的时候在他头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要不是某人为了避嫌一直躲着我,一顿饭至于欠到现在么。”
辰鬼笑嘻嘻地起身,讨好地把狗子报到Knight手里:“我知道错了,老四,你看在Carry的面子上就饶了我呗,以后一定不做这种蠢事了。”
他等Knight快吃完早餐的时候给他叫了车。Knight要赶回俱乐部起得早,辰鬼困得直打哈欠,不过还是强撑着和他一起等在门外。
“好好加油啊兄弟!路上注意安全!”叫的车姗姗来迟,刚刚两个人一起等车的时候相顾无言,临到了却突然好像有话说了。Knight坐在车里看辰鬼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心中突然充盈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你解说也加油,下次再被骂我就不管你了。”
“哇,老铁,你这就很不讲道理了,会不会被骂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啊!”辰鬼表示自己很委屈,他想起自己无缘无故遭受的谩骂有点赌气地说道,“我他妈的是真不想解说昨天的比赛,输了都怪我……我要是有这种本事,我就把你们XQ奶到冠军!”
Knight被他这咬牙切齿的语气逗得想笑:“那就借你吉言了。我走啦,再见!”

辰鬼这次说会和Knight常联系就真的没有食言,两个人虽然不是每天都有话题,但一定不会缺席的就是早晚得问安。辰鬼现在每天都直播,玩游戏的时间长了私下就不太想打开游戏,但是对于Knight的双排邀请他从来不会拒绝。
XQ在上海的表现差强人意。等常规赛磕磕绊绊地打完的时候,XQ跻身西部赛区的胜者组。短暂的休赛期拖米总算能将上车的人换个花样了,辰鬼作为拖米灵车上的常客一开始还会礼貌性地问问车上有哪些人,后来就是随叫随到了。
“辰鬼啊,十点钟集合。”对于拖米的语音电话辰鬼不接就知道是什么内容了,先是友好地就巅峰赛分数互相套路一波,然后就是五排邀请。
上了车辰鬼才发现Knight也在。
“晚上好啊,老四,你们今天不训练么?”他熟稔地同Knight打招呼,却引起了拖米的不满。
“辰鬼啊,这样不行的,你怎么眼里只有四爷啊,我要吃醋了!”
“这车上就我们三个,我们天天在一起玩,我眼里没有四爷能有谁……”辰鬼看拖米还没来得及把另外两个人拉进来,有心逗他,拖米被噎的说不出话只能呵呵地笑起来:“鬼鬼啊,别这样别这样,你这样我很尴尬的。”
拖米忙着去叫另外两个人,辰鬼这边和Knight倒是聊的很开心。直播的观众心细的很,没一会就从他们放松的聊天里发现了蛛丝马迹,弹幕里疯狂地在问辰鬼是不是和Knight关系很好?又因为Knight和阿泰是队友,泰辰不凉这样的弹幕迅速地占据了主流。辰鬼对粉丝很好,他们发的弹幕也是能看就看,平时即使有时候有一些很过分的玩笑他也从来不生气,可是这次看到被刷了满屏的泰辰,辰鬼谈不上是什么感觉,只是心里那种挥之不去的烦躁实在是让他很无力。
“开了开了!”拖米咋咋呼呼的声音又响起来,“你们叫什么啊?”语音里声音有点嘈杂,好几个人那边都有声音在响。拖米无奈地喊道:“你们把ID发群里啊!”
辰鬼心不在焉地听他们扯皮,看消息发出来的时候想也没想就复制粘贴去加开好友。在好友栏打开后辰鬼猛然想起好友的亲密度会显示在名字后面,他即使此刻爆发单身二十年的手速也来不及了,弹幕里掀起了比刚才更狂热的刷屏。
XQ丶Knight和他的亲密度369,名字赫然位列于他好友列表的最高位。
“辰鬼啊,我这边怎么都在刷你和四爷啊?你们怎么回事啊?”拖米节奏被带的有点多,这时候看见这反常的弹幕不禁有点紧张兮兮的。
辰鬼冷静下来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太过于激烈了,他手里操纵者诸葛亮躲过干将一个大招:“没什么事啊,可能我刚刚加好友的时候和四爷的亲密度暴露了,他们可能觉得有点高。”听到辰鬼的解释拖米安静了半晌,Knight听他们在聊这个面上不动声色,手上却直接坦然地打开了好友列表:“辰鬼啊,我都没有发现我和你的亲密度都这么高了,不过也难怪,我的浓情玫瑰都贡献给你了。”他轻笑一声,那有点软糯的声音像羽毛一样蹭过辰鬼心上。辰鬼受他这种态度的影响,也理直气壮地说起骚话来:“四爷这么优秀我喜欢和他玩游戏不是很正常的吗?他又不会像拖米一样嘴上说着不卖转眼就把你给卖了。”
拖米听辰鬼这么说嘿嘿笑起来,想反驳却发现好像每次都是这样的,强行挽尊找不到理由啊,他强硬地转移话题:“观众朋友们,泰神的后宫起火了啊,泰辰和泰骑都凉了啊!阿泰心里苦啊!”
“拖米,你这么说我就不开心了,泰辰和泰骑没有开始过,怎么能说凉呢?从头到尾就只有骑辰。”Knight难得皮这一下,他把玩着胸前戴着的项链听拖米的动静,心里乐开了花。拖米有点慌,但也只能故作镇定地安抚直播间里的观众:“别瞎说别瞎说,四爷就是开个玩笑……”
辰鬼乐得火上浇油:“四爷又温柔游戏打的又好,要选一个组CP的话我肯定选四爷啊!”
“辰鬼啊……”
“一波了一波了,来来来点塔点塔!”拖米的话被淹没在了VICTORY的游戏背景音里。
经常和Knight一起玩游戏的事情暴露以后辰鬼算是彻底放飞自我了。“拖米我这把打辅助!”
“别啊,辰鬼你去打边,打边……”拖米话没说完辰鬼在二楼已经选了一个太乙,“好,观众朋友们,我单方面宣布鬼米解散了!辰鬼这个小混蛋!”
“四爷,你打野啊,我们野辅联动无敌了!”
“好。”Knight温柔地应了一声,弹幕里一堆刷好可爱好宠什么的。
“闪现我炸到了!四爷点他!”
不得不说辰鬼和Knight时常一起排位的默契是练出来了,有时候都不要说话两个人就能配合的很完美。
“你们管一下你们中路啊!保我一下啊!”拖米鬼哭狼嚎的声音充斥着每个人的直播间,然而在他即将死掉的时候辰鬼依旧没有给他交大。
“辰鬼啊,你的大呢?”
语音里的人都笑作一团,辰鬼幸灾乐祸完了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拖米,我把你给忘了。”直播间再次发出爆笑,这次连Knight都前仰后合。
拖米恨的牙痒痒:“这两个小混蛋!我打死他们!”



tbc





这个星期的更新,有没有第二更看我时间。这篇写到这里也快完结了,有什么意见和想看的可以和我说,我可以适当的增加剧情或者写成番外。晚安,小可爱们!

(Knight/辰鬼)交心(七)

拉郎之作,xjb写
无文笔无逻辑无剧情
一切rps都是ooc



(七)
五场比赛的时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当最后一个视频播放完时已经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好几个小时。Knight把耳机摘下来细心地帮辰鬼收拾好,他站起身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脖子,正想开口说话,却有一个声音比他先一步发出。
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辰鬼自然也听见了。他想起Knight约他出门的由头,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四爷,你不会什么都没吃就来找我了吧?”
Knight有点不好意思,他感受到辰鬼有点严肃的目光,敷衍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他企图轻描淡写地遮掩过去:“我点外卖了啊!”
“点是点了,不过没来得及吃?”辰鬼回忆起Knight来找他的时间,心里对他到底吃没吃饭这个问题早就有了准确的答案,“兄弟,你说你是不是傻……”他没在继续说下去了,大概也是因为对于这样一个把你放在心上的人实在没有立场去指责。
“也是我太笨了,看时间就应该知道你根本就没时间吃饭,早知道就应该找个店坐下再谈其他事情的。”辰鬼有点懊悔,他打开手机的外卖app,到了后半夜基本上所有的店都已经打烊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的想找个吃东西的地方都不方便,要不你来我们基地,我给你炒个方便面?”最后一句话辰鬼真的只是随口的提议,他已经自暴自弃地打开了嘀嘀打车想在这后半夜找到一位顺风车师傅能载他们一程,好让Knight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
“我还以为像我们这个年纪的男生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没想到你还会炒方便面。”Knight对辰鬼这方面还点了技能点感到有点惊异,他轻笑一声今天第二次按灭了辰鬼的手机屏幕,自然地拉着人往来时的方向返回,“别看了,我真的挺饿的了,就麻烦我们的小辰鬼替我搞一份炒方便面啦。”
辰鬼被赶鸭子上架,但站到厨房里的时候却又退缩了,他倒是没那么挑剔,一直觉得自己炒的方便面味道还过得去,不过他这唯一的手艺曾经却饱受无痕吐槽。祸害自己人他是毫无愧疚感的,不过想到自己的炒方便面可能会被Knight嫌弃他心里就一阵阵的不舒服。
“老四,你真要吃我炒的方便面?”辰鬼又重新确认了一遍,他将酸奶放到Knight面前,“这个你先喝着垫垫。”
Knight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笑着说道:“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手艺的。”酸奶瓶上的水珠已经被擦干净,抓在手上已经不那么冰凉了,是喝起来最舒适的温度。
“我的炒方便面很优秀好吗?谁担心被你嫌弃了。”辰鬼嘴硬,不过他手下的动作不在含糊,迅速的将炒面的材料都准备好。Knight就喝着酸奶在旁边看着辰鬼炒面,心里感慨这人做起饭来也有模有样的。
辰鬼的炒方便面卖相不算好看,可能真的饿的狠了,Knight觉得吃起来味道竟然出奇的好。“这么好吃啊,我看你快把碗都吃进去了。”辰鬼看他吃的急便有心打趣他。不过没想到的是Knight直接夹起一筷子面伸到他嘴边:“自己炒的面,好不好吃心里没点逼数么?也就我不嫌弃你了。”
辰鬼一开始没多想,等咬住筷子的时候才想起两人的举动实在是有些亲昵了,于是脸上不知不觉地爬上一丝红晕。他装模做样地嚼了两口便将面囫囵地吞了下去,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放调料的时候是不是真的手抖多放了盐。
看Knight还吃的津津有味,辰鬼直接从他手里抽走了筷子。大概是他鲜少做出这样直接又强硬的举动,Knight 有些疑惑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
“K奈特,我发现了,你真的是个傻逼。”辰鬼本来想说傻子的,不过想想又觉得这两个字骂了不解气,到头来还是说出平时不会说的脏话,“咸就不要吃,这么较真干嘛?我又不会真生气。”他从冰箱里拿出矿泉水递给Knight还不忘嘱咐道:“这么冰, 你要喝酒喝慢点。面别吃了,我房间里应该还有点零食,你将就一下,明天请你吃饭。”
辰鬼出门的时候没来的及把Carry放回自己的小窝里,结果小家伙就蹦到他床上睡着了。听到开门的动静,Carry屁颠屁颠地从辰鬼给他准备的楼梯上冲下来。“Carry,你脚又没擦就往我床上跑。”辰鬼以为这狗子会像以前一样蹭到自己脚边撒娇的,结果却冲着Knight就过去了,围着人上蹿下跳地玩的挺开心。辰鬼拎起Carry抱到怀里数落:“你这家伙怎么就这么见色忘主,第一次见到人家就这么喜欢啊?”Knight看Carrry缩在辰鬼怀里一双乌黑的眼睛还往他这看,这小眼神萌的他心都要化了,便忍不住上前呼噜了狗子头上的毛。Carry善解人意的很,乖乖侧着头让他摸,最后还伸着自己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Knight的掌心。
“它倒是挺喜欢你的。之前还有人和我告状说狗子咬他。”辰鬼把Carry交到Knight手上,自己去柜子里给他找吃的。Knight专心地逗着狗,听到辰鬼的声音才分出心来应一句:“那可能是因为我也挺喜欢它,所以它就不咬我了。”
“我之前和……阿泰视频,Carry就冲着手机哼哼,和阿泰是相看两相厌。”辰鬼提到阿泰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顿了一下,他已经努力装的平静,但却还是难以掩饰内心深深地乏力。他将吃的放到桌子上,催着Knight放下Carry去洗手吃东西。
“今天太晚了,你一会儿吃完就睡这呗。正好我床大,咱们俩一起睡也不挤。”
“行啊,只要你睡相不难看,可别大半夜地把我踹下去。”Knight答应地很爽快。他吃东西的时候看辰鬼翻箱倒柜地给自己找没穿过的换洗衣服莫名地觉得开心。他靠在辰鬼床边玩着手机,带着笑意地目光却一直跟着忙忙碌碌地辰鬼。
“晚安,老铁。”
“晚安。”



tbc



好久不见啦,交心我会争取十章左右完结的。这一更里我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写辰鬼说脏话,毕竟这个人脾气好的过分,基本不骂人。不过脾气再好的人逼急了也难免说脏话?毕竟他上次直播就说了,所以我最终还是决定这么写了。ooc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