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欢暮戚

少年意气,拿得起放得下

【泰辰】相爱恨晚(ABO )

明确的表示这是一个坑,我可能不会填
看时间线就知道这是我很久之前写的,我现在已经沉迷拉郎无法自拔了。放出来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星期交心的质量实在太低了,这个放出来弥补一下。
天雷预警,狗血至极
ooc慎入



(一)
输了总决赛阿泰很气恼很苦闷,不过现在还有一件让他更烦躁的事情,烦躁到让他几乎能暂时忘记与冠军失之交臂的痛苦——他和一个omega睡了,不仅睡了还把人给标记了,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朋友。
阿泰早就醒了,当他睁开眼看到窝在自己怀里的辰鬼满身欢爱后的痕迹时,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他颤抖着手撩起辰鬼颈后的头发,看到了鲜明的牙印,阿泰知道自己这回是犯了个大错。
他和辰鬼是好友,能一起吹逼喝酒打游戏,在对方失意的时候偶尔还能给一个抱抱的那种,对天发誓,他对辰鬼完全没有其他的非分之想。他早有心有所属之人,虽然平时撩天撩地,不过是爱玩了一些,对于上床这种事他还是比较保守的。如果不是酒精作用,他可能结婚之前最好的伙伴只会是自己的右手。
把自己的好朋友给睡了,还一不小心标记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阿泰脑内百转千回,忽然听到身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吓得赶紧闭上眼躺回去,果不其然是辰鬼醒了。
辰鬼的动作很轻,他撑着自己酸软的身体下地,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他都是清醒的,昨天阿泰心情不好喝多了酒,但他没有。他想起昨天喝醉的阿泰伏在他的肩上翻来覆去地说着喜欢,心中不觉甜丝丝的。
“阿泰……”辰鬼似乎发出了一声非常细微的喟叹,阿泰紧闭着眼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任何一个小动作都让辰鬼看出他没有睡着的事实。

直到辰鬼艰难地走进卫生间后,阿泰才睁开眼睛,他愣愣地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他实在想不出任何明智的解决办法。
辰鬼出来时看到的就是阿泰微张着嘴发呆,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这个人明明是个alpha为什么这么可爱?想到这里,辰鬼不禁微微勾起了唇角,他连唤了几声都没能让阿泰从沉思中醒过来,无奈之下只好走到他身旁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阿泰一下子惊醒,他猛地抬起头,却不料目光直直撞进辰鬼的眼中。
他开口说了这场欢爱后的第一句话:“鬼哥,求你别告诉老四!”辰鬼从他脱口而出的话中读到了惊慌失措,犹疑不安,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看着阿泰的眼睛,希望能看出些什么,然而这其中有愧疚,有不安,有千百种情绪,却惟独没有爱意。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辰鬼自嘲地笑了笑,他吸了一下鼻子,调整好表情:“这床上的事情就算泰神你有往外说的癖好,我小辰鬼可没有!”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活力,可是即使再怎样伪装内心深处那种失落是遮掩不了的。若是平时,阿泰或许能听出来,但此刻他心烦意乱哪有精力去注意辰鬼情绪的变化。
“鬼哥……”阿泰艰难地开口,可是他仅仅叫了一声辰鬼的名字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个alpha一生可以标记许多的omega,但是一个omega一生却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对于辰鬼来说那样重要的事情就被他稀里糊涂地做了……一瞬间阿泰无比的厌弃自己。
既然是默默喜欢,那就这样让他无疾而终吧!阿泰脑海中闪过knight比赛时认真的样子,却又努力将这个人从自己的脑海中摒除。他下定了决心,于是伸手抓住了辰鬼的手腕:“鬼哥,对不起,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我们结婚吧!”
辰鬼一愣,随即不着痕迹地将手腕从阿泰手里抽了回来:“老铁,没睡醒吧?”他轻描淡写地面对阿泰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语气平常的就像他们平时开任何一个玩笑的时候, “阿泰,你不用觉得愧疚,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我是个omega也是个男人,上床这种事就算是喝醉了酒,即使不清醒,但做的时候至少是你情我愿。至于标记,现代科技这么发达,洗了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更何况……我们泰神这么会撩,我可没本事一直拴着他的心,万一哪天一不小心我头上可就顶着青青草原了!”辰鬼说着他们平时互相开玩笑的话,但这些话在此时却一点都不好笑。
“鬼哥……”
“哇,兄弟,你今天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我一个omega都不在乎,你怎么还对这事念念不忘?来来来,老铁,你往里挪挪,让我再歇一会儿,昨天晚上累的不行。”辰鬼及时打断了阿泰即将出口的话,他不知道阿泰想说什么,但他知道如果这个人再说对他负责之类的话,他大概会不顾一切地同意。
床大概对辰鬼真的有一种不可抵抗的力量,阿泰这么想。他听到身边人躺下后软软的声音:“老铁……我再睡一会儿,到时间……叫我,别误了飞机。” 辰鬼声音断断续续,像是一种要睡着的状态,可是阿泰没有看见一滴泪悄无声息地滑过他的脸颊。
假装无所谓,可是真的没有办法无所谓。


辰鬼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激动地从床上跳起来把坐在一边打游戏的阿泰吓了一跳。
“心态炸了啊,老铁,你怎么不喊我呢?我还要赶飞机回上海啊!”辰鬼一阵深深的无力。
阿泰放下手机,无辜地看着辰鬼:“朕这不是体恤圆妃昨夜侍寝劳累,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嘛!”话一出口,阿泰暗骂自己说话不过脑子,平时开惯了的玩笑此时显得尴尬无比。
他在心中盘算了许久,还未想到用什么样的话题将这件事揭过去,辰鬼先开了口:“阿泰啊,没几天我就要打预选赛了……”听到预选赛三个字,阿泰心中没来由地揪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洗标记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所以为了仙阁我可能要到预选赛之后才能去把标记洗了。”辰鬼说的很诚恳,阿泰深知他的每一点担忧都是有道理的。
“鬼哥,等你重回kpl我陪你一起去把标记洗了吧!”
听到阿泰的话,辰鬼笑了起来:“老铁,说实话预选赛我自己都没什么信心,你这么说,这标记怕是一辈子都洗不掉了!”他没觉得这样袒露心迹有什么问题,他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降级的压力,预选赛的压力几乎已经让他难以喘息,他觉得生存都难,更无力去抓住胜利的衣角。
听辰鬼这样说,阿泰也不知道如何进行这段对话,好在辰鬼并没有被带进这奇怪的氛围中。
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辰鬼迅速地将话题引导开了。
“阿泰,你喜欢的人……”辰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是四爷么?”
空气一瞬间凝固了,阿泰猛地将吸到一半的烟摁灭。辰鬼被他突然锋利起来的眼神盯的发毛。
“喂喂,老铁,就算我猜对了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放心我嘴巴很劳的绝对不会说出去。”辰鬼表示举手投降。阿泰烦躁地揉了揉自己已经乱成鸡窝的头发:“我觉得他应该不喜欢我的。”
“你告白被拒绝了?”
“那倒是没有。”我他妈不敢和他说啊,阿泰在心里咆哮着。
辰鬼被他这幅挫败的样子逗笑了,他翻身坐到阿泰对面:“撩天撩地撩空气的泰神这时候怂了?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四爷还是强啊!”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他了嘛,就觉得他打游戏的时候特别帅啊!”阿泰夸起心上人的时候毫不吝啬赞美的言辞,言语之间也是满满的爱慕之意。 辰鬼听的心里一痛,眼眶没来由的酸涩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何时这么脆弱,却只能连忙转过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鬼哥,不说我了,你有喜欢的人么?”听到阿泰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辰鬼神色紧张起来,他僵硬地说了句没有之后就转身往卫生间走。
阿泰玩着游戏,小声嘟哝:“幸好你没有,不然我觉得我真的太对不起你了!”
他浑然未觉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可是对于两个人来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tbc



评论(25)

热度(82)